相關新聞
  暫時沒有相應新聞
背景:
閱讀新聞

22选5投注系列一:楊建覺 湖南省設計藝術家協會副主席

[日期:2018-08-20] 來源:  作者: [字體: ]

楊建覺,1960年生,湖南長沙人,著名建筑師,湖南省設計藝術家協會副主席。
 
 
知與行
 
1.讓民眾告訴我們做什么
也許,真有那些懷揣“上帝視角”去改變世界、創造“主義”的建筑天才。但是,關注民眾的日常生活和喜怒哀樂其實是這個時代最需要的建筑師。我相信,“讓民眾告訴我們做什么”應該成為當下中國建筑師們的最重要選擇,即保持傾聽與謙遜、融合與參與。
 
如果有一天,居民終于可以自在地漫步于自己熟悉的街巷里坊,在社區院落中聊天、大樹下乘涼、石凳上發呆,去街邊毫無名氣的美術館或畫廊中打發時光,讓街頭轉角的茶室或咖啡屋成每天必到、偶生奇遇或艷遇的地方,生活不再是城市空間中的行色匆匆、孤獨相伴和千篇一律。建筑師們將視冷漠與乏味為敵人、視自我卻不懂謙虛的建筑為敵人、視奢華卻不知溫暖為何物的街道和廣場為敵人。我以為,這就是一流建筑師應該踐行的高貴事業:尊敬人性、重構人情,這本是建筑學應該擁有的基本精神(節選自楊建覺《美好的世界從夢想開始》)。
 
深圳人的一天
一項“讓社區居民告訴我們做什么”的問卷調查,誕生了大型城市景觀藝術“深圳人的一天”,18位隨機選擇的普通深圳人承載了移民城市“背后的故事”,定格在1999年11月29日的這個故事今天已成為記載深圳發展與變遷的一個傳奇。
 

 
 
靖港古鎮
這是從一棟“衰敗米行”開始的復興故事。從原住民的口述和記憶中,建筑師把設計故事逐步從破敗與凄美、原真與作假、居住與商業沖突中創造性的統一在“?;び敫蔥?rdquo;語境下,重構生活的目的性:讓原住民有尊嚴的生活,讓原住民快點富起來,湘江古鎮群中最亮的“星”不過是傳播的結果。
 

 
書堂書香
唐代大書法家歐陽詢父子讀書習字故事歷經千年而演繹成當地人口口相傳的書堂八景:歐陽閣峙、洗筆泉池、稻香泉涌…… 盡管實景早已蕩然無存,借助文字記載和當地老人訪談,建筑師“想象”出以“唐風、野趣、書香”為藝術調性的湘江河畔文創小鎮。
 
 
 
2.一個有魅力的城市一定是一個有故事的城市
城市(包括鄉村)不是“一棵樹”,即不具備明晰、理性的結構如樹根、樹干、樹枝和樹葉,而是“千層網”,即城市中各種狀態的 “物”與“人”的“麻煩”集大成,它們互為交錯、互為依存更互為矛盾。因此,城市規劃不能構成一門獨立學科,它是經濟學、社會學、心理學、歷史學、建筑學、考古學、工程學等多領域、多學科不由分說的混搭,這就是為什么西方規劃學者認為,從極端講,“城市(鄉村亦然)是不可規劃的”,因為城市發展有太多的非理性、非邏輯、非科學,它的存在必然在復雜性和矛盾性中推進。
 
有趣得很,在小說家眼中,城市中所有的復雜性和矛盾性,都用故事來表達:一切世事滄桑和悲歡離合可以在城市和鄉村的各種場景中展露,可以在過去、現在和未來時空中穿行。當游歷過世界大大小小的城市或鄉村,我欣然接受、記憶猶新的還是當地人訴說的那些“故事”。 
 
2000年,應邀在深圳作了一場題為 《一個有魅力的城市是有故事的城市》報告,當年還完成了回國后第一個公共藝術設計 《深圳人的一天》。近20年來,“講故事”的方法居然就這么延續下來。我喜歡走到哪講到哪,用來做頂層策劃、做城市設計、建筑設計、景觀設計……感覺真是奇妙、時光用來享受(節選自楊建覺《城市不是一顆樹》)。
 
國家超級計算長沙中心
“人算不如天算“,一個古老的圓形算盤迭代出飛碟盤的國家超級計算長沙中心,是名“天算臺”。
 
 
許昌曹魏古城
“聞聽三國事,每欲到許昌”,兩千年前曹魏英豪們青梅煮酒、千里走單騎的驚天故事在原真歷史場景中用“穿越”方式來演繹,“提心吊膽”的方案居然“落地”并為許昌人接受,建筑師有點運氣。
 
 
 
 

22选5历史奖号 www.gqgef.com 道林古鎮

明清印象、民國風情、建國初始、鄉土中國 ……混搭混搭再混搭,鄉土鄉土再鄉土,這就是道林古鎮的“立意“。 感嘆決策者的勇氣和執行者的功力,一年多一點時間,圖紙成為現實,滄海變為桑田。

 

喬口漁都

智者一句話“到喬口吃魚去”居然讓建筑師演繹出從古到今聞所未聞的 “喬口漁都”。這個含金量極高的古鎮“藝名”再次彰顯講故事的魅力。

雷鋒笑了

在雷鋒故鄉、雷鋒大道旁的土坡上建構雷鋒巨像,似乎順理成章,但是,讓一位建筑師用他能操控的“語言“,讓雷鋒不但“像”而且笑起來,真是一件風險極高的事。村上老婦人專門跑到街道書記那里講的一句話 “雷鋒從天而降,晚上看了很溫暖”讓建筑師那顆懸著的心放下了。

 

 

 

生態足跡(Ecological Footprints)

 

近十年的北美訪問與留學,那里的人們對“生態的敬重”和“教育的認知”讓我終生受用。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里斯教授上世紀九十年代首次提出“生態足跡”理論,他不僅僅傳授建構生態的方法,更重要的是?;ど奶??;毓?,雖自知生態之路坎坷卻篤定踐行,最早嘗試在湖南大學逸夫樓(局部保留柳士英先生設計的學生宿舍),最新努力則是岳麓山大科城的長達十里清水混凝土人行步道(麓山南路提質工程)。

 

城市規劃與設計有“生態觀”,北美教育同樣有“生態觀”:教育的終極目標不是讓學生去一次性“苦學”(名校畢業)而是不間斷“窮究”(終身學習與思考)。培養一種智慧思維遠勝一堆書本知識,走出去了解整個世界是每個學生的必修課而非選修課,從你不喜歡的老師那里學到的比從喜歡的老師那里還要多,這些觀念徹底改變我,演繹成在指導近百位建筑學和城市規劃學研究生中的一句話: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存萬幅圖、識萬個人(節選自楊建覺《低碳私語》 )。

 

禾田居度假酒店

在深谷、溪流、紅砂巖、青石、土磚、木構等鄉土元素“勾引”下,建筑師會不自覺地尋找“建筑從地里長出來”的感覺,以金、木、水、火、土為母題并命名的“五行山寨”,想不喜歡?難。  

拆除一棟老房子容易,保留一棟老房子在十五年前卻不容易。湖南大學老二舍(柳士英先生設計)入口門樓設計,幾經磨難而以留住校友“12個學生住一間宿舍記憶”,保住了,是為幸事。

拆除舊房子后留下的青磚,一口不剩地用作地坪鋪砌,當年也算是踐行 “生態足跡”的嘗試吧。

 

雙江神帽

鄉鎮美女書記幫忙在農戶家找到的那頂破斗笠,變戲法式的成了直徑達13米、可載入世界吉尼斯記錄的“巨帽”原型,故事發生在寧鄉雙江口的“農耕濕地文化樂園”。設計,讓人愉快的“活兒”。

銅官陶城

要在一年時間內“復興”銅官陶城,原真只能祈追憶,省錢才是硬道理。大唐盛世、窯火千年,最后用廢磚、廢瓦、廢碗、廢盆、廢缽、廢缸來砌筑,也是奇葩。

 

 

 

創意階級在崛起

 

誰是創意階級?一是聚集在適合生存與發展地方的一群人;二是發現創意并獲報酬的人;三是為自己的事業自豪并最終落地的人;四是創新帶來社會與經濟價值的人??吹貿?,這個階級巨大無比、無所不包,她是這個新時代的塑造者、進步的推動者。

 

一個急劇變遷的社會和時代,誰不知道,生活還會有更多的困惑和麻煩。但是,真正的創意人會更坦然、更智慧、更無所畏懼的面對不開心、不舒服、不美好,因為他們就是一群好折騰的人,性格孤獨而偏執的人,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堅忍不拔的人,享受失敗的人,不管錢多錢少都歡喜工作的人,工作的時候休息休息的時候工作的人……

 

為創意和創意人下定義也許本身就違背創意。但是,一個有創意的社會,一定是一個講究開放和平等的社會,一定是一個創意人群越來越龐大的社會,一定是一個更加意料之外、更加意氣風發、更加意味深長的社會。

我敬仰創新、創意和創意階級(節選自楊建覺《創意要勇敢》)。

湖南大學校門

千年學府,千年錘成!就是設計者自己這句話感動了自己。沒有圍墻的大學當然不必有傳統意義上的大門,石校牌、舊石柱、千年錘、升旗臺、求索道等自然而然地在場景中展開,毛澤東主席應李達先生邀請題寫的“湖南大學”當仁不讓地成為視覺焦點。這么“抽象”的設計八易其稿并最終落地,當時湖南大學主事者的開明與大度可見一斑,是為感恩。

麓山南路

岳麓山大科城,于岳麓山和千年學府岳麓書院是名至實歸的“弦歌不絕”,于三所大學則是嚴峻挑戰:建設世界一流大學城,好難!

 

大科城的最重要載體就是長達五公里的麓山南路。如何讓千年學府、百年大學的氣質真正融化在空間里,讓日漸消失的 “人文精神”重新崛起在校園中,讓數萬師生的日常生活有序、有力、有趣地和諧組構在道路上,這是問題,這是挑戰。

 

我不關注風格、流派或主義,看重的是講好每個大學的故事,讓每個場景對老師和學生來說意尤未盡、對旅游觀光者而言意味深長。慶幸的是,幾經錘練,“大學紅、經典型、創意心”概念誕生,師大“百歲墻”和湖大“天馬憶街”躍然眼前,在湖南首條素潔的清水混凝土人行道上,來來往往著退休漫步的老教授和快樂騎行的大學生,建筑師有點小自戀了。

因煤而興、因煤而困,寧鄉煤炭壩路在何方?借無法復制的工業遺存之勢,以創味、創展、創藝和創客為功能構成,啟動現代旅游、觀光、休閑服務,是為產業升級動力!“創意煤城”概念應運而生。成與不成?拭目以待。

 

 

 

找到回家的路

 

留住所剩無幾的歷史街巷,是為了一座城市在奔向光輝未來的同時,能“找到回家的路”,或回答哲學拷問:我從哪里來?

 

 

從汗牛充棟的史書、文學、詩歌、繪畫、雕塑中,中國人能方便地找到記憶、思念之路,但是,更大的文化——城市文化,卻一直在大拆大建中、在覆蓋摧毀中,讓人心痛。其實,一個地方的文化如方言、習俗、民情、美食、人物、傳奇等等是需要 “載體”來依托和支撐,城市中的建筑、街道、廣場、公園就是城市文化與文明的有機載體。

 

歷史街坊要?;?,更要復興。復興手法有時要寫實,有時不妨寫意,都有價值,讓后人聯想和啟迪才最重要。以長沙歷史街坊為例,留住空間尺度(低矮、狹?。?、街巷格局(生長性和無序美)、建筑外觀(材料單純、制作精良)、細膩肌理(牌坊、風火墻、石雕、牌匾、楹聯、臺階、門窗),是寫實。注重建筑體量把控、色彩調性把握、歷史記憶的符號式表達、現代玻璃與鋼結構的大膽運用,是寫意。無論寫實寫意,體現長沙人生活觀、美學觀、歷史觀的東西,均是留住長沙城市文化文明記憶,均可匹敵西方城市文化?;び敫蔥死礪塾朧導ń諮∽匝罱ň酢凍ど忱方址槐;び敫蔥說募傅闥伎肌罰?。

長沙都正街

小學和中學,幾乎都晃蕩在大古道巷、都正街、馬王街一帶,童年伙伴、市井街情、趣事囧事、時間味道歷歷在目,又恍如隔世,啟動設計之刻,自我感動之時,方案神奇過關,過程糾結無比。其實,都正街原來長什么樣早已記不得了。

 

長沙楠木廳巷

兩片破敗的老青磚墻埋藏了多少歷史記憶?長沙潮宗街歷史街區中的楠木巷,那個不起眼的角落提供給建筑師一個意外機會:老宅、堂屋、殘檐、木構、麻石、青磚、牌匾、神龕、八仙桌、太師椅、鋼扶壁……奇妙地,在窄窄時空里相遇、在悠悠古街邊慢敘,創意之心獲得極大滿足。

 

 

長沙白沙液街


長沙西園北里


長沙西牌樓 


長沙霞凝古鎮


寧鄉炭河古城


湘潭十八總


結 語

我不懂


活在時光里,二十年過眼如云煙,來了去了又來了又去了。

 

扮作建筑師,有時行走在都市街巷、更多行走在郊野鄉間。不想糾結滿眼的古村、古鎮、古街哪些是真古假古迷古仿古,懶得追問堵眼的高樓超高樓中心世界廣場們背后那些不由分說地訴說大咖大師們的學養情懷,是真知灼見還是亂語胡言?

 

容顏大變的山河大地、擁擠不堪的城市空間、斑斑劣跡的建筑風貌,我不懂,哪里還能共鳴出生活的原真性?哪里還能誕生藝術的原創力!這個世界有原創嗎?

 

含糊道來的歷史文脈,變個不停的現實現在,何嘗不敢有板有眼地教訓你和我:人與世界的關系,才是最本源關系,兩兩相對,呈現意義。世界上沒有也不必太多擁有自在自我自戀,過分了,就膨脹就漏氣,抑制些妥協些,對對話求求和,也許才是本來?

 

保持天真,不怕麻煩、也愛磨難、寬容丑陋,允許不講道理的人不講道理,笑納喜歡偏執的人居然也喜歡你,這是走向彼岸的通道?

 

當下中國的城市或鄉村,給其混鈍、片斷或殘局或做個重新排列,于喧囂中稍顯吉安,或做個記憶擦拭,于光陰中免得遺忘。歷史的舊貌、城市的速變,時代的無辜和“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擺在眼前,就一定有舊改、棚改、打造、重塑的命運,就一定有人趕上或選擇“打粉洗臉”、“整容變臉”、“就湯下面”、“提質改造”、“美化運動”來作謀生的武器,慶幸命運決不孤獨,社會動力、政治魄力,經濟誘惑力一定也在同時發力。 誰能把點點個人化的情緒或情感或情懷,俗稱私貨,放進去,已是前世修來的福分。早已不喜歡宣講風格或主義,也不說讓理論見鬼去的狠話,就記住了別人當作夸獎的三個字:接地氣。 這三個字,其實,我也冒懂(2017深港城市/建筑雙年展自序)。

收藏 推薦 打印 | 錄入:chda | 閱讀: